编者按:

 

318 ,世界知名学者哈佛教授David A Sinclair 博士就COVID-19在全球的流行撰文,并私信发给了世贸通集团董事长、世贸通财富俱乐部执行主席Winner Xing博士。现由世贸通财富俱乐部秘书处翻译成中文,以飨各位会员和中文读者。

 

生命科学领域革命性名著<<Lifespan>>的作者David A Sinclair 博士,是哈佛医学院知名教授,世界颇有影响的遗传学专家作为我们这个时代的领先创新者之一,他被《时代》杂志评为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100人之一医疗领域最有影响力的前50。他也是美国老龄研究联合会的董事会成员,他的研究和重大科学突破,获得了35项奖项。

  

 

以下为翻译原文:

 

作为一名科学家,我有义务指出和阻挡具有政治目的和肤浅的报道。在这个充满不确定性的时代,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以事实为基础去建立我们的观点和决定。且要诚实,尽管忠言逆耳。

 

首先我想要说明一点,我不是流行病学家、免疫学家,也不是医学博士。但正因为我有着不同寻常的经历,我要开始将其利用起来。我有遗传学和微生物学的博士学位,同时我是一家名为Arc-Bio的病毒检测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也是该公司的首席科学顾问。我比大多数人都更能理解、分辨和解释生物学和医学文献。

 

同时,我有一个由医生、首席执行官和科学家们组成的朋友网络,每当有新的数据出现时,我就会向他们咨询。通过我网站的新闻订阅和这个社交媒体平台,我将对外发布最新的消息,介绍我在全球有公信力的科学刊物上读到的内容,以及我对一些可行性事物的解读,比如病毒是否正在改变,做什么可以保持安全以及未来的发展等等。

 

朋友们,接下来的几周会很糟糕

 

根据斯坦福大学处在防疫第一线的专家们预测,COVID-19 的疫情高峰要到20207月才会出现,美国的死亡人数将会是50万到100万不等。这是很严峻的情况。如果我们上周在全国范围内实施封锁,疫情可能会在接下来的两个月内消失,如同湖北省和中国各地发生的那样。同样,新加坡、韩国和香港通过社会隔离和对100万人口的大规模检测,疫情已经处在可控阶段。他们中许多人甚至在症状出现前就已经染病。新加坡政府向每一个公民发放了口罩,并且每架航班都指派5个人进行跟进监管。

 

目前有三种主要的检测方法:第一种是病毒RNA检测(即所谓的PCR检测),第二种是一种需要15分钟的SARS-CoV-2尖峰蛋白抗体检测,其可靠性较低(89%敏感度),第三种测试是“DNA测序,这对于追踪病毒的进化和检测导致病情恶化的共感染(如流感、感冒和引起细菌性肺炎的肺炎球菌)非常重要。但美国、欧洲和澳大利亚不像中国,当然也不像新加坡。大多数领导人目前不愿发布严厉的命令。他们担心对小型企业的影响,他们也担心很多医疗保险的人,他们还担心公司和个人的现金储备会不断减少。

 

那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

 

一开始,我担心再次感染。来自中国的传言说有这种可能性,但对猴子的最新研究表明,这是极不可能的。这对人类来说是个好消息。

 

今年剩余的几个月将会是很艰难的。在未来几周内,酒店可能会重新调整用途,成为重症监护室(ICU)。加州州长说别指望孩子们今年能回到学校。医院外面出现了帐篷,排队等候检测的人排起了长队,且所有访客止步,这一切都好像是医疗连续剧M*A*S*H里面的场景。所有不必要的活动都将被推迟。每家医院的传染病医生屈指可数,他们每天只能从午夜睡到凌晨4点,穿着像是太空服一样的隔离衣在病房里忙进忙出。大城市里的ICU已经陷入混乱。这还只是一个早期阶段的景况,几周之后呢?

 

这就是为什么当看到年轻人们继续在佛罗里达聚集狂欢的场景会令人极度担忧。他们中的许多人,会在不自知的情况下把病毒传给自己的朋友和家人。除非对我们所有人实行两个月的封锁管理,必要的工作人员除外,否则病毒传播将继续以高速度蔓延,医院也将继续超负荷。床位、呼吸机和护士将供不应求,医护人员也将感染COVID-19,而且多年来护士的数量已经一直在下降。当医院的呼吸机用完后,像意大利一样,医生将不得不做出令人心痛的决定:抢救谁?放弃谁?虽然这听起来没那么糟糕,但想象一下,假如是你的父母或祖父母被拒绝使用呼吸机,你会怎么样?

 

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的朋友彼得·阿提亚医生刚刚接到纽约一家小型医院ICU医生的消息,他们已经正式表明没有呼吸机可用,目前需要用一台呼吸机维持两名病人的生命了。

 

我经常被问到,我怎么知道自己被感染了? “根据中国和澳大利亚的官方报告,在感染的头几天,你可能会完全不自知。你会在家里、食物上、电梯按钮上、超市或餐馆留下病毒颗粒的痕迹。飞沫,皮肤接触,表面和食物似乎都是传播媒介。

 

尘螨(传播疾病的表面)会在被污染24-96小时后感染你,时间的不同取决于接触表面是钢的还是塑料材质。呼吸产生的水滴可以在空气中停留30分钟,然后落到地面。如果你能闻到某人的呼吸,比如说他们最近是否吸烟或吃过大蒜,你就会被感染。可以把这些水滴想象成雾。冠状病毒通常引起轻到中度上呼吸道疾病,如普通感冒。然而,在本世纪中出现的三次冠状病毒爆发都是从动物开始的传染源,随后引起了严重疾病和全球传播问题,即SARS2002-4年)、MERS2012年,仍在骆驼体内)和COVID-192019年,与蝙蝠冠状病毒最为相似)。

 

目前还不知为什么这些病毒现在出现而不是上个世纪,但理论包括气候变化和更多的人类与野生动物的接触,因为越来越多的人类深入原始森林,并食用丛林肉(野味)。

 

2019年开始流行的冠状病毒病(COVID-19)通常开始时就像感冒一样。喉咙会很干,刺痛,可能伴随着头痛。你可能干咳(无痰),几乎不会打喷嚏(这是常见的感冒症状)。几天之内,你会感觉像得了流感一样,高烧,疼痛。有时你会觉得自己正在康复,直到肺炎开始。当肺不能得到足够的氧气时,就会产生肺部捻发音,肺会产生爆裂音是就是因为没有足够的肺表面活性剂(生物清洗剂) 。想象一下内部是湿的气球。

 

由于病毒也会攻击心脏,心包炎也可能在晚期发生,导致心源性休克和心脏骤停死亡。其他受到攻击的器官是肾脏和肠道,甚至血管的内壁。

 

截至今天318日,全球已有8000多人死亡。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至少146个国家和地区有20多万例确诊病例。

 

病死率在0.7%6%之间摇摆不定,这取决于该地区接受的检测数量和仍然可用的重症监护室数量。R0是携带者感染的人数,介于24之间。这意味着每感染一个人,就会有24人被感染。

 

在美国,我们预计每六天病例数量就会翻一番。这意味着到4月底我们将看到大约100万个病例。

 

57日就有200万了。

 

513日就有400万了。

 

我们再也无法通过控制的方法将这种病毒从地球表面清除,所以目前使用的是双重策略,将传染趋势扁平化和延迟:

 

1、我们需要使感染率曲线变平,以帮助缓解我们医疗系统的压力。我们需要年轻人,尤其是通过呆在室内和自我隔离来帮助我们打击病毒。

 

2、大约33%75%的人会染上这种疾病,除非我们能延迟到疫苗试验成功。也就是说,如果疫苗试验成功的话,还要再过18个月。我对此充满希望,但在那之前,我们必须和冠状病毒一起共存。最终,我们会达到所谓的群体免疫。这意味着我们中已经有足够多的人对COVID-19产生了抗体,以至于 R0 小于1。当这种情况发生时,病毒最终会逐渐消失。

 

目前氯喹似乎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氯喹也被称为Planiquil,一种抗疟疾药物。在中国的医生在小规模试验中证明确实有帮助(尽管现在美国的医生似乎质疑这一点)。

 

Remdevir (瑞德西韦)是来自Giliead Pharmaceuticals (美国吉利德科学公司)的实验性广谱抗病毒药物,在对动物的试验中,它似乎能限制MERS(中东呼吸综合症)症状,有50%的可能性也能帮助 COVID-19 患者。对其的实验已经于225日在位于奥马哈市的内布拉斯加州立大学开始,由国家卫生研究院赞助,实验结果可能在几个月后就会揭晓。与此同时,医生们已经在使用瑞德西韦,尽管还未获得美国食物药物管理局的正式批准。

 

医生说不起作用的治疗药物有胶体银、更昔洛韦和与其相关的抗病毒药物,还有强的松等消炎类固醇。最新来自法国的警告是布洛芬,据说布洛芬会使症状恶化。还有就是对乙酰氨基酚,其并不是消炎药,虽可以在家使用,但不应用量过多,永远不应该和酒精一起服用。

 

特敏福似乎在某些情况下抑制了病毒的繁殖,这有点令人惊讶,因为特敏福功效是抑制流感病毒上的一种酶,而不是冠状病毒。

 

针对冠状病毒尖峰蛋白的第一种SARS病毒的测试疫苗实际上取得了适得其反效果,使感染的猴子变得更糟,因此医生在对人类测试新的COVID-19疫苗时必须小心,特别是因为大多数疫苗都是针对尖峰蛋白。

 

正在研究的其他药物包括KaletraAluviaPrezcobixTruvadapeginronSylatronXofluzaKevzaraGaldesivirGanovoBevacizumab、重组ACE2PD-1阻断抗体、胸腺肽、基于胎盘的细胞治疗和CCR5拮抗剂,以及全球40多个疫苗试验。

 

人类正在反击中!

 

本文转载自世贸通财富俱乐部微信公众号。

 

投资有风险,选择需谨慎

 


投资有风险,以上信息供参考。

热点:
分享:
移民评估
移民评估 资料索取 官方微信
二维码
?
深圳窃商网络科技有限公司